返回
企业文化
首页 > 企业方化 > 文化故事
文化故事
  • 以奋斗之姿,开启创业征程
  • 台风天千里送货,只为一句承诺
  • 当众砸产品
  • 要制度不要“六亲”
  • 要放权不要专制
  • 要森林不要大树
  • 以奋斗之姿,开启创业征程

    兴机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水寿松虽然因“文革”中断了求学之路,但并没有放弃求知的欲望。他15岁失学又失父,进工厂当了一名学徒工。白天,他跟师傅学习机械操作,晚上上夜校学习技术理论。他求知若渴,越学越有味道,谁有机械方面的技术专长就跟谁学习,先后拜过12位老师。1975年时,他听说温州拖拉机厂有一位浙大毕业的高水平技术员,马上相约了12个师兄弟找到那位技术员的家里,登门拜师,而且一学就是7年。
          他很快成为厂里的技术尖子,能自绘图纸,自制模具。在那个“政治挂帅”的年代,他的好学和技术专长居然被称为“只专不红”。但水寿松不在乎别人怎么说。他说,只要有知识、有技术,总有一天能用上,总有一天能走出困境,冲破束缚,干出一番事业来。
          水寿松果然遇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代。他有了自己的企业,有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新天地。他更加重视学习新知识、接受新事物,不断提高考察市场、分析局势的能力。他认为,只有在全球电气配套的供应链上占据一席之地,才能把企业做强做大做长。

  • 台风天千里送货,只为一句承诺

    1990年夏天,工厂刚成立不久,与其说是工厂,其实就是只有几台设备几个人的小家庭作坊。水寿松认识了厦门电控厂(以下简称厦控厂)的石厂长,得知厦控厂在寻找新供应商,于是邀请石厂长及技术总工一行到温州实地考察工厂。石厂长参观后,觉得工厂规模太小,不是很重视,只留下7个加工难度最高的零部件样品,而且给出的交货期也不长,更何况零部件加工需要开模具。虽然困难重重,但是水寿松和他的两个弟弟还是很开心,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

    随后,水寿松与两个弟弟以及伙伴们不分昼夜,每天干活到凌晨两、三点,早晨6点多起床又接着干,终于在期限内做好了这7种零部件。而此时,恰巧遇上台风天气,发货成了大问题。弟弟们提议去邮局打长途电话联系厦控厂,说明天气原因晚几天送到。水寿松一口否决道:“那怎么行,我们已经答应客户的时间就一定要做到。”台风天气,温州到厦门的航班和汽车已经停运,也没有直达的火车,要到金华中转。随即,水寿松与弟弟带着货花了300元租了一辆飞亚特到金华,从金华乘火车再赶到厦门,准时将货送到厦控厂。厦控厂的总工见是供应商老板风尘仆仆的亲自送货,马上安排零部件试装,最终样品合格,通过了厦控厂的验证。

    当晚,石厂长亲自设宴感激水寿松三兄弟解决了他们的难题。期间,了解台风天千里送货的情况后,石厂长当即感慨,水寿松是做实事的人,同时也非常佩服水寿松的为人,当即表示厦控厂的订单非水寿松莫属。


  • 当众砸产品

    质量、诚信,是水寿松办好企业的两大法宝。
            在产品质量管理上,水寿松从不有半点马虎。1994年,公司为厦门电控厂加工一个配件,由于上下盖有点色差,对方认为不美观。水寿松主动提出全部退回。在产品退回公司后,他立即召开全厂员工大会,当众将这批上万元价值的配件全部砸毁,给全厂员工上了一堂十分深刻的质量管理教育课。当时,有的员工认为这批配件只是上下盖有一点色差,不影响质量,这家厂不要,可以发给另一家厂,何苦要砸毁?但水寿松坚定地说:抓质量、抓管理,“勿以恶小而为之”,决不能让小恶砸毁“新机”的牌子。“新机”的价格就比别人高出5%左右,但是,许多客户就是要定“新机”的,因为“新机”的产品质量可靠,使用放心。

  • 要制度不要“六亲”

    水寿松以前对企业管理一点不懂,只知道每天劳动的手是黑黑的,忙得天昏地暗,可还是百思不得其解,自己把命都拼上去了,企业发展速度还是那样缓慢。1994年他在欧洲国家转了一圈才明白一点点道理:企业像国家一样要建立制度,要立法。他如梦般初醒,于是在1996年进行ISO9000认证,首先在质量上有自己的法规,先换脑,不行再换人。
          当时,认证的老师说:“你交了钱,我们把文件什么的搞定就行,很多企业都这样的。”这句话说得水寿松差点没吐血,他说:“我是私人的企业,没有领导叫我做,就像做生意一样,我的目的是更好更多地赚钱,而不是自己花钱摆个花架子,骗自己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”
          因为白天事忙,认证的事都会挪到下班后,对每一个细节他都不放过,一般夜晚要12点左右下班,早上7点又准时出现在厂里。三个月过去了,不仅仅是眼睛黑了一圈又一圈,而且还得了高血压。但是,他高兴,毕竟企业向制度化迈进了一大步。ISO9000认证通过,他的企业在温州是第一批,在国内同行是第二家。
          从家族管理到现代企业管理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,也非得经历痛苦不行。在企业里实行规范制度时,有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抵制,感觉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犹如孩子吃奶一样有了依赖,老板叫干什么就干什么,突然蹦出个制度管理就显得不适应了。可是为孩子的成长不得不给断奶,因为竞争是残酷的。为了制度,水寿公不得不向亲朋开刀。
          第一个就是他的妹夫,是中层管理之一。论敬业他没得说,论能力显然力不从心,在多次培训以后还是没有多少进步,水寿松只能让他下来去开车,当一个普通的司机。水寿松只有一个妹妹,妹妹也很通达,妹夫至今也没有什么怨言,他理解了自己应该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岗位。
          面对师兄,也是企业的二把手,水寿松还是没有手软。做人讲感情,做事讲原则,原则还是第一的。当时企业规定,任何人中午都不能喝酒,那会影响到安全和质量的问题。可是师兄没有听,在水寿松出差时偷偷到外面喝,喝了以后脾气又不好。水寿松没有办法,只有将他开除。另外,把我师傅的儿子也劝回家了!水寿松说:“我15岁就死了父亲,只读了小学,在文革期间,拜浙江大学毕业的张兆胜为辅导老师,我们组织了12个人晚上去他家学习,他没有收我们一分钱。这一学就是七年,在师傅的教导下我们学大学的力学,所以也有了我后来的7项专利发明。”

  • 要放权不要专制

    许多人都佩服企业家水寿松,佩服他管理独到,催生一个成熟企业,纵然离开他,企业仍能按部就班运转。他有这样一句话为证:“我平时没有来自企业的一个电话,除非发生大火和死人。”据说他在加拿大学习期间,没有一通来自企业的电话,他说:“失火?我又不是消防员。出人命?我又不是医生。我已经把一切都交代下来了,他们该尽到自已的责任。”
          企业在起步时,有很多中高层管理者都是中专毕业的,他们对技能懂一些,可是技巧方面就需要学习了。从员工到管理者,必须要考虑降低成本或增强竞争力,靠的是脑子。水寿松不断培训他们,而且还使出了“借刀杀人”的办法。跟企业有合作关系的世界500强ABB公司到国内来考察时,他总是不放过机会请他们给公司后备管理层上课,讲讲他们那里严格的管理方式。从1994年到现在,其中一堂课印象最深刻,他自己也流泪了。企业挑选了42个人参加培训,分成甲乙两队。每队推选出一个队长,队长要承诺凡是队员犯的错必须由队长一个人承担。游戏的规定是一到二十报数,哪一队报慢了或报错了,队长就要做俯卧撑,第一次做20个,第二次40个,第三次80个。在做第二次的时候还算顺利,可是做第三次时,非常困难,但规定不能放弃,只能苦苦坚持。两个队长做到60多个时,董事长水寿松和队员都流泪了,惩罚也太严厉了。这时,培训老师说,你们知道不,平时因为你们做出的产品不合格,服务不到位造成的后果大家都不知道,是谁像队长那样承担呢?就是你们的老板,他不可能把苦水往你们身上倒,如果每个人都自觉了,每个人做好每一个细节,每个人都挑起自己的责任,老板不会活得那样艰难,企业更不会倒闭了。
          有了责任和技巧的培训,每一个员工都在和企业一起进步。从1995年开始放销售权,到2000年划上句号;从2000年开始放管理权,到2003年,他已经将自己彻底解放了。

  • 要森林不要大树

    有一天水寿松和爱人商量让中高层管理者持股时,爱人反对了。她认为我们辛苦培养起来的胜利果实怎么能随便送人呢?于是他跟她打比方:如果我们的企业是一棵大树,没有大家的齐心协力,就好像生长在沙漠里,没有水,没有阳光,它一定是大不了,而且活不长久,我希望这棵树生长在森林里,每一个股东都是一棵树,那我们的企业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了。很快,60多人成为企业的股东,企业的发展更快了,截至目前已经拥有8家分公司。
          他曾在企业内部会议上讲:为什么给大家持股呢?大家都知道,国营企业快倒闭时,每个员工的心里都会酸酸的,因为没有了铁饭碗,日子过得就不明朗了。我们的人才也一样,如果看不到以后的希望,你可以让他们发挥能力拿更多的奖金,可你难以激励员工精神上的投入。等到哪一天他们不适合岗位了,请他们出去时,岂不是过河拆桥吗?另外,有能力的人时机成熟就会自己办企业,有的人因为同行的高薪而跳槽。无论从感情或利弊来看,我要森林是正确的。
          如今,我是第一大股东,但我一个人的股份绝对控不了股。没有改革政策就没有我的价值人生,如果有一天国家让我把企业奉献掉,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,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失与得的心态上回归了自然

地址:温州市瓯海区娄桥工业区集贤路58号
电话:+86-577-88428983